淘汰国安的泾川文汇是怎样的球队?

yisvip 0 2022-11-22 17:17:48

11月17日,中国足协杯第2轮爆出冷门,一支来自甘肃省平凉市的县级球队泾川文汇在90分钟内与中超老牌劲旅北京国安2比2战平,并通过点球大战淘汰对手晋级。冷门随之变成热搜,互联网上关于泾川文汇球员身份的猜测层出不穷,他们甚至被形容为一支由“快递小哥、体育老师等各行各业人士组成的球队”。

 

“外界关于我们队员身份的这些传言并不属实。”11月21日,新京报记者专访了中冠球队泾川文汇领队、广西北海的极驰体育俱乐部负责人姚军以及泾川县足协主席王臻,让他们还原这支球队、这家俱乐部、这群热爱足球事业人士的真实情况。

传言:球员身份是“快递小哥”“体育老师”。

姚军:“我们选择球员的标准是至少接受过8到10年的职业训练。”

传言:队名来自老队长开的文具店。

王臻:“队名是为了回报泾川文汇传媒科技有限公司老板,他平时会给我们一些赞助。”

传言:淘汰国安的队伍球员都是踢野球的。

事实:参加足协杯比赛的队伍来自北海极驰俱乐部;泾川文汇俱乐部的业余队伍参加一些当地比赛。

辟谣

“实际情况跟网上说的完全是两回事”

2020年是中国职业足球褪去金元泡沫,开始感受“寒冬”影响的第一年。这一年年底,极驰俱乐部在广西北海注册成立。当资本撤出、不少中超俱乐部陷入生存困境之际,这样的“逆势选择”难免令外界疑惑。但在姚军看来,当时的现实环境反倒是一个契机,“我们之前都是从事足球的,一直在等待一个时机,当时正好是成本比较低的时候。进来之后,不管是不是寒冬,我们从来没想过大环境差的时候就退出,或者随便解散。这是我们的事业,需要长时间去做。”

球队成立最初的目标是冲乙(中乙),2020年底,他们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挑选球员。2021年,极驰俱乐部与甘肃泾川合作,注册成立泾川县文汇足球俱乐部,以泾川文汇队的名义参加中冠联赛。第一年征战中冠的成绩并不理想,球队今年重新又招入一批球员,开启了新征程。目前,泾川文汇俱乐部共有注册球员150余人,本地球员80人左右,青少年球员居多。俱乐部拥有中冠球队一支,也就是本次淘汰国安的队伍,共30名队员,来自北海极驰俱乐部;还有U19和U17梯队各一支,以及一支业余队伍。

姚军说,网络上关于“快递小哥”“体育老师”的说法并不属实。据他介绍,俱乐部的定位是“球员加工厂”,培养方向是那些20岁左右、接受过职业足球俱乐部培训而未能进入职业一线队的球员,“选择这些年轻球员的标准就是至少接受过8到10年的职业训练。我们觉得这些球员被淘汰是不公平的,因为他们可能在某个阶段处于瓶颈期,所以我们想去‘再培养’。希望通过我们的‘加工’,让这些球员重新进入职业平台。”因为年轻球员成长需要老队员的传、帮、带,所以球队此后又招入多名老将,要求也更为严格——必须在职业联赛有过出场经历。

网络上还有网友称,“‘文汇’是老队长开的文具店名字,赞助了5500元,球员主要是县城踢野球的,有开面馆的、卖水果的。”针对这些传言,王臻回应称,泾川文汇的确拥有一支业余队伍,队员是来自各行各业的足球爱好者,“有个体户,有公职人员,他们会代表俱乐部参加一些当地的比赛。”但并没有球员开面馆、卖水果,俱乐部名字也并非来源于文具店。“因为泾川文汇传媒科技有限公司老板是个足球爱好者,平时给我们赞助一些饮料、服装,我们为回报,就用了这个名字。”王臻解释说。

“我们的实际情况跟网上说的完全是两回事。”姚军认为,网络上关于球员身份的调侃与误读,或许源于外界对“业余球员”和“职业球员”定义的误解。按中国足协的《球员身份及转会规定》,除了领取参加足球比赛和从事协会足球活动的实际费用,无任何报酬的球员为业余球员;年满18岁、与职业俱乐部签订工作合同、在职业俱乐部注册的球员为职业球员。业余球员并非外界所理解的“足球爱好者”,中超梯队、未在一线队报名的年轻球员注册身份也为业余球员。此外,职业球员满足一定条件后,注册身份同样可变更为业余球员。

现状

“中国哪支球队像我们这样比赛?”

一年踢80场球,这一数字远超中超球队。

两辆大巴车运送球队装备,今年里程数跑了35000公里。

目前身在济南的泾川文汇于22日举办小型庆功宴,以奖励队员在足协杯赛场上的表现。令全队更感急迫的事情是返回北海基地,一是踢之前没踢完的比赛,二是准备足协杯下一轮比赛——12月中旬,泾川文汇将对阵济南兴洲。

“我现在天天想的就是训练,因为球队通过比赛发现很多问题,而且我们前段时间在中冠联赛中打得并不好(注:他们在中冠联赛16支球队中排名倒数第三)。”姚军说自己几乎在数着手指头过日子,“就像考试一样,我们通过考试会发现有很多题都不会,要赶紧回去恶补。”

除了一线队,极驰俱乐部还拥有U17、U19两个年龄段梯队。不论对一线队还是梯队,比赛场次这个问题对他们来说都不会形成困扰。

极驰俱乐部的两辆大巴车的任务是跟着球队南征北战——队员乘坐飞机前往比赛地,运送球队装备的大巴车开到比赛地。广西、广东、山东、陕西、江苏……从年初至今,球队大巴车的里程数已经达到35000公里。姚军如数家珍:“我们今年参加了桂超(广西超级联赛),现在进了桂超联盟杯决赛;参加了中冠联赛、在延安的邀请赛、北海市业余联赛,去济南和当地球队比赛,去南京和镇江与苏州东吴、杭州吴越钱塘比赛……U19梯队现在正在昆明海埂参加中国青少年联赛的U19第三阶段比赛。”除了U19梯队,其他赛事均采取一线队和梯队“混搭组队”的模式参赛,这令姚军与教练组每个周末都要遇到幸福的烦恼,“确实每个周末都挺头疼的,因为我们要派人去参加不同的比赛。”

总体算下来,他们今年已踢了80场左右的比赛,这一数字远超中超球队。姚军希望队员多踢比赛,比赛多了才能锻炼提升,“只要有报名渠道或参赛资格的比赛,我们一定会参加。虽然我们级别低,但中国哪支球队是像我们这样比赛的?”

揭秘

“来基地看看就知道我们在做什么”

球队北海训练基地不豪华,但该有的都有。

俱乐部也欠薪,但保证大家平时的生活开销。

淘汰国安后赞助商找上门,但俱乐部心存疑虑。

泾川文汇的训练基地位于广西北海,如果想了解这家俱乐部、这支球队在为何努力,去基地看看是最好的选择。“来到基地,人们就可以真正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姚军说。

训练场、健身房、会议室、餐厅、两辆大巴车、球员和员工宿舍,还有队医、厨师、保洁、场地工……基地设施齐全,用姚军的话说,就是“不豪华,但该有的都有”。在中国足球的寒冬期,不少职业俱乐部的生存状况举步维艰,身处中冠的极驰俱乐部同样不例外。姚军坦言“每一天都在为钱发愁”,但教练组和球队并未受到影响。

作为俱乐部负责人,姚军为球队屏蔽掉了经济压力,“对队员的训练及比赛保障,球队的后勤补给、赛后恢复、外出比赛时的旅途工具和下榻酒店都是按照职业标准来的,我们从来不会克扣费用。我希望教练和队员能在一个安心、没有后顾之忧的环境里为业务努力。”欠薪问题其实也存在于球队中,姚军的态度是实事求是,“(欠薪问题)我们确实也有,但会和大家讲清楚,俱乐部现在很困难,只能陆陆续续发钱,最起码要保证大家平时的生活开销。我们也向大家保证,所有的钱一定会补齐。”

足协杯晋级后,所产生的舆论影响是这支球队始料未及的。球队最初的目标仅是“无论输赢,注重过程,在过程中学习”。姚军告诉新京报记者,此次比赛、抽签抽到国安时,大家没什么压力,“很开心,和他们踢比赛的机会比较难得。”

淘汰国安之后,不少赞助商找上了泾川文汇,很需要资金支持的姚军却对此心存疑虑。“我们对他们(商家)的目的不太明白,如果大家的目标一致,为足球事业努力,那我们欢迎。如果只是以此来博关注、赚钱,那这个事就有点偏了——在我心目中,当足球成为产业之后是一定可以赚钱的,而中国足球距离产业还非常远,因为基础还不牢固——对这种情况,我就予以谢绝。”姚军说,他没有一天不为钱发愁,但更要知道钱是怎么来的。

那场“90分钟+点球大战”淘汰国安的足协杯比赛,被视为会对泾川文汇队的未来产生影响。姚军不知道这种影响最终会呈现在哪个方面,所以并不纠结于此,“我们现在的生存情况和很多俱乐部一样,挺难。但该做的事还是要照样做,难的事情才有价值,如果轻松了未必是好事。”

理念

“球员有能力后去更高平台是应该的”

如果球员可以去更高平台,球队不会阻拦。

球员踢球的关键是把足球生涯延续下去。

再次将时间调回到11月17日与北京国安的足协杯比赛,泾川文汇19岁小将杜泽鑫的任意球破门令国安开局伊始就陷入被动。在该场比赛的首发阵容里,泾川文汇有两名19岁小将,分别是杜泽鑫和史乐天,他们也被姚军视作未来的希望。

今年U19梯队在中国青少年联赛上的首场比赛就让姚军眼前一亮,他在赛后鼓励队员,“你们好好踢,过段时间有足协杯比赛,一队可以给你们出场机会。”年轻队员当时并不相信会有这种可能,在青少年联赛第二阶段结束后,有出色表现的杜泽鑫和史乐天立即就被调入一队。在那场引发热议的比赛里,他们分别打了全场和半场,杜泽鑫的进球更是帮助球队敲开胜利之门。

除了两名佼佼者,整支U19梯队都被姚军看好——在与同年龄段对手的交锋中,他们先后战平了上海申花、武汉三镇、长春亚泰、沧州雄狮,并战胜了河南嵩山龙门。一线队与梯队“混搭参赛”模式促进了队内的良性竞争,只是随着泾川文汇进入更多人的视野,队中优秀球员是否会被其他球队“挖角”?姚军对此态度豁达,“通过这些比赛,我希望能有更多球员在选择的时候会考虑到我们。如果我们队的球员可以去更高平台,我从来不会阻拦,有能力之后去更高平台是应该的,这是我的理念。作为俱乐部管理者,不应该认为某个好球员只能为你服务,只能为你这支队服务,关键在于他能把足球生涯延续下去。”

如同这支业余级别的U19梯队一样,深陷低谷的中国足球并非没有未来与希望。更重要的是,有一群如姚军这样的人,如北海极驰、泾川文汇这样的俱乐部在聚光灯外,为心中的足球事业脚踏实地努力。他们为之努力的并非“为了中国足球”这样的高远目标,只是因为“每天关注的、开心的、忧愁的、迷茫的都是这件事”,要认真做好、给自己一个交代。

终有一日,中国足球的点点微光,或许能汇聚成璀璨星河。(新京报记者 周萧 彭冲)

(来源:新京报 2022年11月22日 A10)

上一篇:蹦床世锦赛中国队收获一金一铜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