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惨东道主?被老欧洲抱团狂怼……足球不再纯粹?这个世界不允许啊!

yisvip 0 2022-11-22 19:32:02

在昨天同伊朗的比赛前,英格兰队长哈里-凯恩表示,自己想要在世界杯期间佩戴“one love”的彩虹袖标出战。这个袖标旨在表达对LGBTQ人群(包括被定罪的同性恋群体)的声援。但是国际足联已经告知英足总,这个袖标在卡塔尔是不允许佩戴的。如果凯恩坚持佩戴,很可能因此吃到黄牌。

凯恩

凯恩

枪打出头鸟是惯常操作,可如果出头鸟是一群鸟呢?不止凯恩,荷兰队长范戴克,德国队长诺伊尔在内的10个国家的队长都表示过想在世界杯期间佩戴彩虹袖标。

诺伊尔说:“我们不害怕佩戴平权袖标所带来的后果,我还想呼吁其他国家也响应起来。我们有德国足协的支持,我们并不是唯一这么做的欧洲国家,很多国家都在参与其中。”

范戴克在谈到和塞内加尔的比赛说:“我会戴上这个One Love的袖标。在我们看来,一切都没有改变。如果我因为戴着它而得到一张黄牌,那么我们将不得不讨论这个问题,因为我不喜欢在被出示黄牌的情况下踢球。”

不过在国际足联严肃的警告下,英格兰、德国、荷兰、丹麦、比利时、瑞士、威尔士最终都放弃了佩戴彩虹袖标的打算。在七国联合发布的声明中,他们都表示,对国际足联不愿积极支持包容性感到深深失望。

彩虹袖标

彩虹袖标

彩虹袖标其实算不上球员们为卡塔尔准备的“特别礼物”,早在2020年英超的比赛中,德布劳内,马奎尔就戴过彩虹袖标。去年6月底的英格兰vs德国的比赛中,哈里-凯恩也戴过彩虹袖标。但在本届世界杯之前,国际足联并未对此有太多表示。

欧足联曾认为,这是通过比赛在传递政治信号,这是他们的规定明令禁止的。可在21年6月针对诺伊尔的彩虹袖标佩戴事件调查后,欧足联声明:“欧足联仔细研究了球员的彩虹袖标问题,认为这是出于正当理由所佩戴的,比如支持多样化和差异性,德国队不会因此面临纪律调查,诺伊尔以后可以继续佩戴这样的袖标。”

在欧洲,支持平权算是政治正确,所以袖标和之前BLM一样基本上过了也就过了,但是在民风保守的中东国家,显然这会是一件无法调和的事情。尤其是在本月初,卡塔尔世界杯交付与传承至高委员会大使萨勒曼的发言,更是推波助澜,把这把火烧到了最旺。

在纪录片《Geheimsache Qatar》出镜接受采访时萨勒曼说:“很多东西会冲击这个国家。让我们谈谈同性恋,最重要的是每个人会来到卡塔尔,但他们必须接受我们的规则。同性恋是haram(禁忌的,非法的),是被信奉伊斯兰教的卡塔尔明令禁止的,在卡塔尔,同性恋者可能会被处于最高7年的监禁和鞭笞。”

萨勒曼不止说这是犯罪行为,随后他说这是一种精神疾病,他也不喜欢孩子们看到同性恋,会学到不好的东西。眼看采访逐渐走偏,卡塔尔方面随即切断了专访。

卡塔尔大使

卡塔尔大使

萨勒曼这番言论,让本就抵制卡塔尔世界杯的风潮愈演愈烈。在他们眼中,世界杯落户卡塔尔,一开始就是一次国际足联为了金钱利益的无耻妥协。毕竟为了这次世界杯,卡塔尔花了2200亿美元,几乎相当于此前7届世界杯费用之和的5倍。国际足联自然也能从中分到不少杯羹。

英格兰主帅索斯盖特在今年3月曾公开表示:“作为一支球队,我们主张包容——这也是我们在过去几年中采取的很多立场的主要驱动力——如果认为我们的一些球迷因为感到威胁或担心自己的安全而不能去世界杯,那就太可怕了。”

英格兰队的球员们得到了一份关于卡塔尔人权问题纪录的简报,利物浦中场球员乔丹-亨德森说:“前几天我们听取这份简报的时候,非常震惊和失望失望,当你听说那里发生的事情,你会感到可怕。"

范加尔

范加尔

“我们要去一个这样的国家比赛,这太荒谬了——可国际足联是怎么说的?—— '发展那里的足球'”荷兰主帅范加尔也猛烈抨击了国际足联的决定。“那是胡说八道。但这并不重要——它是关于金钱、商业利益。这就是国际足联的主要动机。”

对卡塔尔是否适合主办世界杯的担忧并不新鲜。在卡塔尔成功申请成为世界杯东道主的11年中,人权运动家们一直在强调在那里发生着的侵犯人权行为。国际特赦组织直言不讳地称其为 “耻辱的一届世界杯”。

国际特赦组织的海湾地区研究员梅-罗曼诺斯告诉《体育报》:“从一开始就很清楚,除非有一些保护措施或卡塔尔为劳工提供更好的劳动条件,否则这届世界杯的人权成本将很高。七、八年来,什么都没有发生,直到卡塔尔最终承诺改革劳动法。卡塔尔政府进行了改革,允许在法律和纸面上为移民工人提供更好的权利。然而,执行情况仍然薄弱和零散,这意味着虐待行为仍在继续。”

卡塔尔的富裕人尽皆知,可资本家的本性也不会改变。为了八个符合国际足联苛刻要求的新体育馆的修建,卡塔尔从印度,尼泊尔,孟加拉国,巴里斯坦,斯里兰卡等国引入了诸多的廉价劳工。直到卡塔尔成为世界杯东道主七年后,卡塔尔才为这群人推行了275美元月薪的最低工资标准。

中文互联网上流传的65000死亡人数取自英国卫报的估算,但是这个数字究竟是多少仍是个谜。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ILO)去年报告说,卡塔尔对工人的死亡没有进行充分的调查和报告,没有例行进行尸检。包括英格兰和威尔士在内的十个欧洲足球国家曾要求国际足联兑现为卡塔尔工人争取权益的承诺。国际足联则表示他们已经督促过卡塔尔了。

商业与人权资源中心的海湾项目经理Isobel Archer说:“我们知道工人在离开他们的国家之前和到达之后都要接受医疗评估。他们被认为是健康的,但我们知道,在以前健康的年轻人中,有许多人死亡,其规模之大,在任何其他情况下都是令人震惊的。”

美人鱼雕像

美人鱼雕像

在丹麦晋级世界杯第二天后,哥本哈根标志性的小美人鱼雕像上就挂了一个标语牌,上面写道:“卡塔尔有一万五千人死亡,世界杯万岁。”

德国,荷兰,丹麦等多个国家的球员们,也纷纷穿着过抗议卡塔尔世界杯、督促其解决劳工待遇问题的T恤衫参加训练。

卡塔尔或许会在某些地方做出让步,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全盘退让。卡塔尔世界杯组委会称所有流传于西方媒体的劳工死亡人数都是严重误导,真实数据“与全球更广泛的人口统计学保持一致”。

卡塔尔最近最明显的反击就是“禁酒令”的变化了。上个月,根据《镜报》的报道,卡塔尔准备于世界杯期间放宽饮酒的限制,醉酒的球迷将会被送到专属区域饮酒。要知道此前根据卡塔尔的法律规定,在公共场所饮酒是会导致六个月监禁的。这一让步也可以看作卡塔尔方面的妥协。

世界杯不准饮酒

世界杯不准饮酒

没想到世界杯开始前一天,卡塔尔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官方表态:卡塔尔世界杯期间,不允许售卖酒类,也不允许公开场合饮酒。根据The Athletic的爆料,卡塔尔和国际足联之间的紧张关系已经酝酿数周了。主办方认为国际足联并没有解决关于本国世界杯的一系列负面舆论,FIFA本该扮演积极调和者的角色,可为什么西方媒体还在一直写关于移民劳工,LGBTQ+权利,卡塔尔如何赢得世界杯这些诋毁卡塔尔世界杯的文章和视频?

卡塔尔方面不理解,毕竟在卡塔尔,媒体是受政府管制的。

在卡塔尔和西方世界的冲突之中,最尴尬,最里外不是人的,就是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了。他一直在卡塔尔和欧洲之间反复调解,试图做和事佬。可他所作的一切看起来都是徒劳无功,于是在世界杯前,因凡蒂诺彻底摊牌了,他也不装了,语出惊人,处处爆点。箭头甚至直指西方三千年来的政治历史。

因凡蒂诺怼抵制者

因凡蒂诺怼抵制者

在世界杯开幕前一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因凡蒂诺说:“我不是卡塔尔人、非洲人、同性恋者、残障人士,我也不是真正的移民工人,但我知道被歧视和欺凌意味着什么,作为一个外国人在国外,作为一个孩子在学校我因为我有红头发和雀斑而被欺负,我也被歧视过。那么我是怎么做的?我会把自己看扁,回到房间哭泣吗?不,我试着交一些朋友,我说话,我参与到他们之中,和他们接触,而不是指责和争吵。”

“我们从欧洲以及西方的历史中被上了很多课。我是个欧洲人。对于我们过去3000年在世界各地所做的那些事,我们应该在接下来的3000年中为此进行道歉。在完成自我反思后,再进行道德评判。”

因凡蒂诺继续说:“谁真正关心工人?国际足联关心,足球关心,世界杯也会关心,公平地说,卡塔尔也是关心的。几天前我参加了一个活动,我们在会上解释了我们在本届世界杯上为残疾人做的事情。有400名记者在这里(参加我的新闻发布会),但那次活动,就4名记者到场参与报道。世界上有10亿残疾人,占世界人口的15%,但没有人在乎。到底谁在乎这些残障人士?可能就4个记者吧。你认为他们不受苦?所以我们就不关心了吗?”

因凡蒂诺

因凡蒂诺

因凡蒂诺引用人权观察组织(一个一直批评国际足联的组织)的一份报道说:“欧洲的移民政策应对2014年以来25000名移民的死亡负责,包括今年的1200人,为什么没有人要求对这些移民家庭进行赔偿?他们的命不值钱?卡塔尔让十万移民工人进入该国,给与他们合法身份,让他们拿十倍于国内的收入。卡塔尔政府在帮助这些移民工人生存,让他们以合法的方式在谋生活。但欧洲人关闭了自己的边境,不允许来自这些国家的许多工人合法去欧洲工作。针对卡塔尔的道德指责是片面虚伪的。我想知道为什么没有人认可2016年以来卡塔尔取得的进展。?”

“为什么欧洲不为改善世界其他地区的状况做更多的事情呢?我真的很难理解欧洲人的批判。有多少西方年收入数十亿美元的商业公司,他们有多少解决了移民工人的人权问题?一家都没有。”

“我没必要为卡塔尔举办世界杯辩护,他们会为自己辩护,我只为足球辩护。”

因凡蒂诺

因凡蒂诺

因凡蒂诺这番发言可以说是相当直接毫不留情了。想想昨天开幕式上摩根-弗里曼那番让世界不同国家不同信仰的人放下争端,共享足球魅力的说辞。再看看这四年来世界形势不断变化,不同意识形态对立越来越严重的现实。世界杯背后的世界早已混沌杂乱。

本届世界杯,势必还会有不少和足球无关的议题冲到头条。卡塔尔世界杯成为史上最精彩的世界杯或许难度颇大,但成为史上争议最大,麻烦最多的世界杯?应该不难了。

上一篇:萨内蒂:劳塔罗已经取得了很大进步 期待他进球如麻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